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衆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时 评

危機管控機制停擺,中美南海易擦槍走火

2020-10-09 16:08:10       来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南海問題已成爲美國牽制中國的一個手段,7月美方不僅首次發聲明否定中國南海主權主張,今年美軍機艦出入南海頻率亦創下高峰。中國智庫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近日接受本報訪問,認爲在中美全面對抗的背景下,由于雙邊危機管控機制停擺,一旦雙方士兵在海上相遇,很可能導致擦槍走火。


“2016年南海仲裁案後,南海局勢經曆相對較長一段時間的平穩可控,今年是個轉折點。”從事南海史地、海洋劃界、國際關系及地區安全戰略等南海問題研究20多年的吳士存,近日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今年南海“美國因素突顯”,美國利用南海問題牽制中國,挑撥中國和東盟的關系;同時,南海其他主權聲索國利用中美博弈時機,以及與中國達成《南海行爲准則》磋商之前的窗口期,謀取各自南海利益最大化,此兩方面造成南海動蕩。菲律賓外長9月曾表示,東盟(包括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新加坡、文萊、柬埔寨、老撾、緬甸、越南)與中國將于11月或之前就《准則》展開談判。


美上半年南海派機艦逾3000次


自2018年貿易爭端起,中美角力已延伸至科技、外交、文化、教育等多個領域,南海亦不平靜。據公開資料,7月美軍在南海舉行兩次雙航母演習;中方智庫“南海戰略態勢感知計劃”統計,該月美方出動共計67架偵察機,多次抵近中國近海。截至今年8月底,美艦7次闖入中方控制的南海島礁海域。中國外長王毅9月在東亞峰會外長會議中表示,今年上半年,美國向南海派出近3000架次軍機、60多艘次軍艦。


面對美軍頻繁的動作,中國國防部曾表示,美方在南海“興風作浪”只會讓中方更堅定“乘風破浪”,捍衛主權和安全,維護南海的和平穩定。發言亦令外界擔憂南海戰事一觸即發。吳士存亦認爲,目前中美危機管控定期磋商檢討機制已停擺,一旦雙方前線士兵在海上相遇,任何一方未能遵守現有規則,即可能引發災難。“你破了以往的規矩或形成的慣例,那中方可能采取的反制措施更強烈,就有可能(擦槍走火)。這取決于美方;如果美方采取更具挑釁性的行動,後果就難以預測。”


“民兵”无例管 海警船巡航成常态


吴士存所指的规则,是中美于2014年起陆续签署的《海空相遇行为准则》谅解备忘录及多个附件。这些文件对两军在海空相遇的行为作出规范,包括保持安全距离、沟通联络基本原则、突发情况现场协调规则等内容。但海警部队及由渔民组成的民间兵力,则不受约束,形成灰色地带。中國南海研究院去年8月一份研究亦指出,美国在南海部署海警船逐渐常态化,由展示海军力量为主的“硬对抗”,转为海军结合海警模式的“软硬兼施”“软对抗”为主。


據公開報道,去年美國海岸警衛隊多次派遣巡邏艦“伯索夫”號、“斯特拉頓”號,隨同海軍軍艦穿越東海及南海,5月還與菲律賓海警在黃岩島海域開展演訓,其間中國均派海警船近距監視。


岛礁建设争议未息 美斥军事化违诺


南海問題還涉及到島礁。因牽涉油氣等資源,中國近年與周邊國家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等龃龉激化。2014年起,中國開始填海造島,目前中方已在南沙群島填出7個島嶼,其中美濟礁、渚碧礁、永暑礁均建有軍民兩用機場。


中方填岛之初,美国奥巴马政府便敦促中国停止有关建设,但未就南海领土争议采取任何立场。但今年9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塔格斯(Morgan Ortagus)却罕有直接点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批评其违背5年前的承诺,呼吁国际社会向中国究责。习近平2015年曾在白宫与时任总统奥巴马会晤,称南沙群岛的建设不影响任何国家,“无意搞军事化”。


稱雙方“目標清晰底線模糊”

吳士存:美軍已巡遍南沙7島水域


“在美國看來,中國通過島礁建設,在南海的軍事力量發展,有可能未來中國在南海一家獨大,他(美國)理解成要把美國趕出南海。”吳士存說,美國短時間不會接受中國海上力量與美國此消彼長。他又強調,中美有可能發生沖突的地點,可能在美國于南海軍事活動的範圍內,而非在島礁上。


吳士存說:“雙方目前‘彼此目標清晰而底線模糊’,中方的目標是維護自身南海權益主張及地區和平穩定;美方目標則是維護其在南海乃至西太平洋的海上霸權。”


對于底線,吳士存稱,他猜測美方可能是要中方不繼續擴大建設黃岩島,或者不劃設防空識別區;中方底線則可能是美方不試圖接近其島礁,以及不能對中方海警船、民兵船動手。但他指出,中方“已經沒有太多底線(可被試探)”,因中方控制的南沙7個人工島12海裏內水域,美軍都已進入過。


域内国靠拢 美料续拉域外盟友“入海”


除美国之外,南海地区的其他力量也正影响和塑造日益复杂的南海局势。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表示,未来美国将继续拉拢更多盟友进入南海,以对抗中国的海上力量;同时将加强与南海地区其他主权声索国合作,而部分国家的政府更迭或成扰动南海的新变量。


吳士存指出,美國正建立其“南海話語陣營”,且從國務卿蓬佩奧7月13日發表南海講話後、日澳英法德等國家很快表態支持的情形來看,該目標即將達成。他說,在軍事行動上,作爲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堅定盟友,日澳進入南海已常態化,域外的英法德亦各自提出重返印太或亞洲政策,可預料美國及其盟友只會繼續增加在南海行動。


吳士存又估計,美國會加強與其他南海主權聲索國合作,支持如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等與中國對抗。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國家的外交政策出現“向美傾斜”趨勢,但未來政府更叠或帶來變量。以菲律賓爲例,自2016年上台,總統杜特爾特親中遠美,一直未執行南海仲裁案裁決;但今年9月23日他在聯合國大會發表視像講話,稱南海仲裁結果已是國際法一部分,菲政府不會妥協,也不會淡化或放棄該裁決。


中美选边站代价 南海沿岸国难承受


據彭博社,近月隨著北京在南海的領土主張加強,加上菲律賓經濟受新冠疫情重創,杜特爾特的政策重心已偏向美國,其任期將于2022年屆滿,下任政府對美政策尚難預測;至于明顯親美的越南,明年越共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將選出新的領導集體,美越會否加強探討情報共享、聯合作戰,或提出新的仲裁機制,都值得關注。


不過,吳士存表示,相信聲索國明確表態跟從美國戰略的可能性較低,因爲他們也知道在中美間選邊站的代價“難以承受”,也不符合東盟利益。


本文是香港《明報》吳士存專訪稿,來源:2020年10月9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