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衆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时 评

菲律賓將在南海局勢升溫中扮演何種角色?

2020-06-28 11:02:24       来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近一年多來,南海海域爭端事件頻發,局勢大有再度升溫之勢。前有圍繞南海油氣資源的單邊行動,越南重啓萬安灘油氣勘探開發,馬來西亞在南(北)康暗沙附近的油氣鑽探行爲;後有南海漁業糾紛的沈渣泛起,印尼就中國漁民在傳統的西南漁場從事捕撈活動展現強硬姿態且高調炒作,南海戰略態勢感知平台(SCSPI)發現大量越南漁船在海南島附近海域非法捕魚;另有南海法理鬥爭再度激化,馬來西亞單方面提交“200海裏以外大陸架外部界限劃定申請”、越南擬效仿菲律賓就南海有關爭端單方面提起強制仲裁等。


“南海行爲准則”磋商過程中,不采取任何使事態複雜化、擴大化和國際化的行動的這一默契已被打破。有關聲索國正利用“南海行爲准則”簽訂前的“窗口期”加速推進單邊行動,鞏固和擴大各自在南海的既得利益。


菲律賓于2013年單方面就中菲在南海的有關爭議提起仲裁,可謂是上一輪南海局勢緊張的“肇事者”。在此新一輪的南海局勢升溫中,菲律賓將會扮演何種角色?


其一,菲律賓不甘居于人後,效仿部分聲索方推進海上單邊行動,企圖通過島礁建設鞏固和擴大其在南海的既得利益。


中业岛(Thitu Island;菲称“Pag-asa Island”)面积约0.33平方公里,是仅次于太平岛的南沙群岛第二大自然岛屿。中业岛上建有简易机场跑道、通讯基站和军营等,部署有军事力量。岛上有小型移民聚居区,前后大约300名菲律宾人通过移民成为中业岛上的居民。岛上建有房屋20余座,包括社区活动中心、医疗诊所、市政厅和学校等。


中業島上的簡易機場跑道已年久失修、多處塌陷,危及飛機正常起降。菲律賓于2013年宣布,將升級中業島的機場跑道和軍事設施,後爲提高其在所謂“南海仲裁案”中的勝算,升級改造活動中止。


2016年8月,菲律賓重啓機場升級改造工程,該海灘坡道計劃2018年年底完成。2020年6月9日,在延期一年半後,菲律賓在中業島上新建的海灘坡道完成交付。中業島作爲菲律賓侵占南沙島礁的指揮中心而地位顯著,海灘坡道對于中業島的後續擴建和改造工程至關重要。


菲律賓推進修訂憲法草案,中業島戰略意義將更加顯著。在其憲法草案的“國家領土”條款上強調,菲律賓“基于國際性的法庭或仲裁庭所作的判決”而擁有領土主權。言外之意是,菲律賓可以依據“南海仲裁裁決”,而主張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及相應的海洋權益。從這個角度而言,中業島作爲菲侵占島礁的指揮中心,在其主權聲索中的戰略意義將更加凸顯,島上軍事和民事設施必須進一步鞏固和加強。


其次,菲難以獨自應對此輪南海局勢升溫,菲美軍事合作、美國軍事盟友的身份依然重要。


6月9日,菲國防部長洛倫紮納親率一衆高級軍官登島,並主持海灘坡道工程交接儀式。就在同一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同杜特爾特總統,就中菲建交45周年互致賀電。恰恰在中菲建交45周年這個特殊日子,菲律賓卻在爭議島礁上舉行國防部長出席的項目交接儀式,或許正是菲軍方力量“親美疏中”意願的某種程度的體現。


與之相呼應的是,在宣布終止雙方1998年簽署的《訪問部隊協議》不到四個月後,菲律賓外交部長奧多羅·洛欽對媒體表示,根據總統杜特爾特的指示,從6月1日開始,菲律賓決定暫停解除《訪問部隊協議》。終止《訪問部隊協議》當時在菲國內就有衆多反對聲音,多年軍事援助所培育的親美力量、國內反對勢力等依然支持菲美軍事合作。杜特爾特爲維持當下政局穩定,或許不得不拉攏這部分政治力量。


當前,菲律賓政府和軍隊在冠狀病毒疫情危機面前已暴露出諸多問題,要應對此輪南海局勢升溫將會更加捉襟見肘。近些年美對菲軍事援助達13億美元,對菲律賓軍事人員培訓、打擊國內恐怖主義等作用巨大。


菲美軍事合作淵源已久,新形勢下菲律賓維系與美國的軍事合作依然必要,美國軍事盟友的身份是一道重要的護身符。不要忘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曾明確表示,任何對于菲律賓在南海的武裝攻擊,都將觸發美菲《共同防禦條約》中所規定的共同防禦義務。


在冠狀病毒疫情沖擊下,不僅全球經濟遭受重創,地區和國際政治形勢也發生了重要變化,南海局勢大有再度升溫之勢。菲律賓正通過加強島礁建設、維系菲美軍事合作等鞏固和擴大其在南海的既得利益。


經濟靠中國、軍事安全靠美國的大國平衡戰略,是菲律賓暫時無法完全擺脫的選擇。對菲律賓而言,不如盡量低調務實些,避免在新一輪的南海局勢升溫中扮演過重角色。


原文發表于:聯合早報


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海洋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林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