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衆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时 评

“將中國的霸權主義自信推回去”:《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戰略方針》有何看點?

2020-05-22 16:47:35       来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5月20號,美國白宮網站發布了一項《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戰略方針》的文件。該文件是美國總統按照《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向國會成員發布的報告。其有八大看點值得關注。


一,该文件自陈是全面评估美国如何理解、并将如何对世界上人口最多、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家的领导者做出回应。它表示“美国认识到两国间存在长期战略竞争。通过“全政府”模式和回归有原则的现实主义(a principled realism),美国将继续保护美国利益和推进美国的影响力。


二,中美關系的性質是大國競爭。該文件在開篇部分、主體和結論部分都表示:美國現在承認並接受與中國的關系是大國競爭,並暗示這個定性肯定合中國的意。美國將挑戰中國接受“勢均力敵的對手”這個地位。該文件說中國不該再以“發展中國家”自居。該文件對中國自稱爲“發展中國家”表示不滿,認爲中國是世界第一大高技術産品進口國,國內生産總值、國防投資和對外投資都僅次于美國。認爲中國的行爲損害了美國與其它國家的利益。它在結尾部分酸溜溜地表示它是對人口最多的第二大經濟體的領導者的回應。


三,中美關系不設最終標准,以“結果導向”原則來衡量好壞。該文件的第二個關鍵詞是,美國評價中美關系的標准將是“結果導向”。一切看結果,美國不再會被中國含糊的承諾所迷惑,美國會要求即時的、等價的回報,會以具體結果來調整兩國關系。中美關系的最終目標是動態調整的,不設靜態標准。該文件稱美國“不追求使中國達到某一特定狀態”,一切以是否“保護美國國家利益爲歸屬”。


四,美國將願意付出成本、采取“施壓”原則來實現目標。美國未來與中國打交道將秉持施壓原則,交易要求即時的成果和建設性結果。如果中國不能滿足美國的要求,則毫不猶豫得施加壓力。美國會不惜付出一定的成本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五,美国将在四大领域对中国施压。第一,拉中国入核军控谈判的游戏中;第二,加大对网络和太空能力等先进技术领域的投资;第三,推回中国的“霸权主义自信(hegemonic assertions)”。美国军队将继续在南海实施航行自由和其它行动,同时为地区盟友和伙伴“发声并提供安全协助,帮助它们对抗中国在争端中使用军事力量、准军事力量和执法力量”;第四,点名“军民融合战略”,认为中国这一战略可让人民解放军与民间企业和研发部门之间形成紧密且“不透明”的联系,有可能使美国人在不知不觉中向中国军方提供了两用技术。


六,美國會繼續與中國接觸,管控危機,但也不會心慈手軟。該文件表示,美國對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的設想不排除中國。美國將“繼續承諾與中國保持建設性的、以結果爲導向的關系”,包括進行防務接觸和交流,溝通戰略意圖,防止和管理危機,減少因誤判和誤解升級爲沖突的風險,並在有共同利益的領域進行合作。美軍將與中國軍隊接觸以建設有效的危機溝通機制,包括在意外情形下使局勢降溫的渠道。


七,既與台灣保持“牢固的非官方關系”,又要對台軍售。該文件表示美台關系的依據首先是“一個中國”政策、繼而是《與台灣關系法》,然後是中美三個聯合公報,接著重申和平解決兩岸爭端。該文件爲2019年的對台軍售辯護,引用《與台灣關系法》,指中國武力發展構成對台灣威脅,所以美國才協助台灣提高“自衛”能力。


八,駁斥中國關于美國戰略後撤、放棄盟友、逃避國際安全承諾的說法是不實指責。重申美國將與盟友合作共同抵制中國價值觀的沖擊。文件認爲美國在政策取向上與地區盟友或夥伴的大方向一致,它提及了東盟的“印太展望”、日本的“印太構想”、澳大利亞的“印太構想”,印度的地區政策、韓國的“新南方政策”和台灣的“南向政策”。


《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战略方针》非常有本届政府特色,用语直白,不加文饰。没有系统性的叙事架构,没有过去的字斟句酌。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更像一篇讨伐檄文,似乎试图表明美国的对华政策是“有理有利有节”。简要概括就是,美国将继续以一种彬彬有礼、但火眼金睛( clear-eyed manner)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该文件发布后,得到一些共和党议员的肯定,另外一些一直对美国对欧政策感到失望的人也开始欢欣鼓舞,相信从中看到了美国修复盟友关系的利好迹象。甚至有评论家认为这是美国白宫第一份“全政府模式”的对华战略。简而言之,这份文件对于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做了全面系统的总结,与特朗普政府过去几年的政策方针相呼应。如果特朗普连任,那么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路线可窥见一斑。其主要特点或趋势如下:


第一,美國目前確實視中國爲“勢均力敵”的對手。美國將會檢視在國際機構、國際規則領域中國所享受到的發展中國家待遇,並逐項要求調整。正如之前以退出國際郵政聯盟爲威脅修改其對發展中國家的優惠條款,亦如最近美國政府在爲世界衛生組織提供資助方面的“向中國看齊”思路所展現的。而且美國會選擇權力更大和利益更大的機構和領域來把中國“變成發達國家”。


第二,美國願意付出一些代價向中國施壓。這些代價就是過去40年積累下來的中美打交道形成的那些穩重的、較爲衡平的經驗。特朗普政府不念舊情,相反,這份文件兩次用了要“火眼金睛”,要看清中國,不要再被“騙”,顯示本屆美國政府相信美國吃了虧,過去的做法應該放棄了。中美關系各個領域的基本原則都會持續經受震蕩。


第三,什麽時候美國會覺得自己能扳回一局,不再有吃虧心理?從該文件強調“結果導向”可以看出,美國對于短期利益會十分看重,可能會采取每一事都要有一個明確結果的方式。再用長期利益來約束其短期謀利沖動將變得困難。


第四,在安全和军事领域,该文件用了“推回去”一词,指美国要把中国的“霸权主义自信”推回去。这个词有熟悉的味道,让人想起冷战时期里根政府把苏联70年代取得的进展“推回去(Rollback)”的战略。只是这个文件里用了更符合特朗普的文风的“推回去(push back)”措辞。而这份文件在谈到台湾问题时明确引用了里根的一句话,显示它对里根时期政策的效仿。美国将投入更多资源来拉中国进入大国核军控谈判(这也是美国要使中国“发达国家化”的一个象征),将继续在南海挑衅中国的主张。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这份文件提到了 “军民融合”战略,在美国对中国高技术打击封锁的背景下,这一提及显示美国将在军事技术领域有新动作。


第五,這份文件中還有很大的篇幅指責中國的國內政策。制度之爭、道路之爭,價值觀的比拼,不再是次于經濟實利的次要關注點,將重回議程的重要位置。文件列出了中國對美三大挑戰,順序是這樣的:經濟挑戰、價值觀挑戰和安全挑戰。並且提出美國的目標第一是保護美國人民、本土和生活方式;第二是促進繁榮;第三是以實力維護和平;第四是推進美國的影響力。對于此次用了很大篇幅討論中國國內政治和意識形態問題,可以推測爲曾經一度我們定性爲不關心意識形態的“商人”特朗普正受到國務卿蓬佩奧、副總統彭斯、副國安顧問博明的影響。


第六,該文件又表示對于中國進行建設性接觸持開放態度,並希望繼續防務接觸以溝通戰略意圖、管控危機,說明特朗普政府並不是要真的“脫鈎”。學界議論紛紛的“脫鈎”說、“新冷戰說”,可能都不能概括中美關系的狀態。看來,我們對未來中美關系的描述和定性仍需要新的思維、新的敘事、新的語境。


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研究员 师小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