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衆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时 评

疫情反讓美軍南海行動加碼

2020-04-21 10:18:48       来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自2月下旬新冠疫情開始在美國蔓延到3月13日特朗普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以來,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美國從看客和旁觀者轉眼間變成疫情重災區,已有超過70萬確診病例,4萬多人染病死亡。疫情無國界,每個人都享有平等的生命權利。這些數字代表的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和無數個痛失親人的家庭,讓人倍感傷心和悲憫。


然而,就在中國舉國上下同心協力“內防反彈、外防輸入”、複工複産、向國際社會伸出援手共度時艱的時候,同樣遭受疫情重創的美國,非但沒有放緩以軍事手段維護其在西太平洋地區霸主地位的節奏,反而在南海繼續上演著一幕幕針對中國的軍事行動戲碼。


今年以來,美軍在南海主要開展了四類軍事活動:艦艇在南海航行、演練和演習;軍機的偵察飛行和飛越;航行自由行動;與南海周邊國家的軍事外交、軍事交流援助和聯合軍演。即使新冠疫情在美軍中爆發,並導致“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退出南海停泊關島隔離,其艦艇和飛機依然在南海保持著高常態化的軍事活動。


3月25日,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命令美軍暫停長達60天的軍事活動,以限制新冠病毒在美軍中的傳播。然而這一軍令顯然並不適用于南海,4月15日,隸屬于“羅斯福”號航母編隊的“邦克山”號巡洋艦和美軍的另外一艘補給艦就出現在南海進行航行訓練。


值得注意的是,美軍爲了彌補水面艦艇在南海活動減少可能形成的力量缺失,明顯增加了軍機在南海方向的活動的數量和頻率。據不完全統計,2月份以來美軍機(包括戰略轟炸機、特種作戰飛機和電子偵察機)飛越南海20多次,有時甚至出現一天2-3次高頻率的密集行動。


美尤其擔憂中國可能會利用美國疫情和美海上力量出現斷檔的有利時機,在台海和南海采取讓美國措手不及的軍事行動,這可從美軍高官的一席話中窺出端倪。美國參聯會主席馬克·米利日前發表講話稱,如果美國的對手們認爲這個危機時刻是他們認爲可以利用的機會,那將是可怕的錯誤。美國軍隊有能力進行保衛美國所需的一切行動。


到底是什麽原因使美國在國難當頭仍變本加厲地在南海與中國死磕?答案似乎並不複雜。2017年特朗普政府公布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定義爲“戰略競爭對手”,以及隨後推出的“印太戰略”,南海問題在中美安全博弈領域的重要性進一步凸顯。從美國的視角看,南海是維護其在西太平洋海上霸主地位不可或缺的海域和實現美國式海權的重要咽喉水道,也是美國遏制中國崛起和牽制海上力量發展的重要抓手。而在中國看來,南海事關中國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是中國國家安全的天然屏障和重要的海上戰略通道。因此中美南海博弈是戰略性的、結構性的,同時又是不可調和的。我們也不會天真到認爲美國可能因爲疫情而在南海放我一馬,從而可以松口氣的地步。這也是爲何疫情期間無論美軍從海上來還是空中來,中國都能從容應對的原因所在。


疫情期間以及疫後,美軍在南海的行動還會出現什麽新的變數,我們該如何應對?首先,美軍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動仍將以約每3個月2次的頻率繼續進行,因爲航行自由行動象征意義大于實際意義,隨意性較大,所需艦船也不多。第二,美國與區域內盟友的聯合軍演等軍事活動會取消或推遲。2年一度的“環太平洋軍演”雖然尚未正式宣布取消,但從美最近取消美菲“肩並肩”軍演可以推測,該軍演如期上演的可能性幾乎很小。第三,除航母外,美印太司令部的水面艦艇仍可滿足其在南海軍事行動的需要。未來1-2個月內航母打擊群來再闖南海的可能性雖然較小,但目前駐守在日本、新加坡和關島基地的艦艇力量依然可以維持其在南海的前沿軍事存在。第四,由于美軍擔心疫情期間中國可能會在台海或南海采取冒險性軍事行動,其威懾性軍事行動會顯著增加。從近期美軍高調對外公布其軍艦軍機在東海和南海的活動情況來看,其真實意圖是顯示威懾、試圖不戰而屈人之兵。


疫情在全球範圍內的蔓延仍在繼續,並對國際政治、經濟格局、全球治理體系都將産生深刻影響。疫情對中美關系的影響無疑是極其負面和消極的,中美兩國圍繞貿易、科技、産業鏈供應鏈等經濟領域的博弈或“脫鈎”趨勢將更進一步加劇。伴隨著美國總統大選日益臨近,“疫情責任”、台灣問題、南海問題都是繞不開的話題。


就南海問題而言,特朗普政府通過進一步實施海上軍事行動顯示對中國的強硬姿態,不僅能在國內迎合部分反華仇華選民的政治訴求,在國際上亦可起到增強和鞏固盟友關系的效果。毋庸諱言,正是美國在南海頻繁的攪局行爲,縱容和鼓勵其他聲索國在爭議地區采取單邊行動等消極因素累進疊加,使本已“趨穩、向好”的南海形勢出現了令人擔憂的動蕩。如果任其發展下去,南海和平穩定的大局也有被徹底顛覆的可能。


南海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南海沿岸國的共同家園,是中國同東盟國家建設海洋命運共同體的重要載體。南海和平穩定和長治久安不僅符合地區國家利益,也是整個國際社會的共同期待。面對疫情期間以及疫後美國在南海日益加劇的軍事挑釁活動,我們應從島礁維權能力建設、民事化功能擴展(近日國務院批准三沙市政府設立西沙區和南沙區,其實質就是向民事化方向邁出了重要步伐)、海上力量整合、未來海上作戰樣式變革應對等方面做好充分准備,以防不測。與此同時,我們還應積極推動與南海周邊國家的海上合作,排除幹擾、增進共識、加速“准則”磋商進程,努力構建以公正、透明、開放、合作爲主旋律的地區秩序,避免南海形勢再度動蕩或出現顛覆性變化。


作者是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长、中国-东南亚南海研究中心理事会主席 吴士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