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衆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时 评

疫情對我國影響的思考

2020-03-16 17:11:33       来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800 微信图片_20200314211638.jpg

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长、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研究院副院长吳士存


疫情在全球的大流行,使經濟全球化面臨諸多挑戰。在此背景下,3月14日,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召開“疫情沖擊下的經濟全球化”專家網絡座談會。座談會就“疫情對全球經濟的沖擊”“疫情沖擊下經濟全球化面臨的挑戰與應對”“疫情沖擊經濟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國選擇”等議題進行討論。


一、疫情對全球經濟、全球化以及大國關系的影響尚難預料。


這次疫情可以說是二戰以後,人類社會面臨的第三次危機。如果說第一次是“9·11恐怖襲擊”,第二次是2008年的金融危機,那這次是第三次,這些都是非傳統安全領域的挑戰。前兩次,“9·11恐怖襲擊”也好,2008年的金融危機也好,中國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受益者”。但從這次情況來看,付出代價最大的可能是我們,但到底我們的代價有多大,現在就下結論說“基本面向好沒有改變”還爲時過早。


二、疫情對中國經濟的沖擊和國際合作議程的影響不容低估。


從我了解到的幾個省份的情況來看,疫情對地方經濟的影響目前主要集中反映在財政和就業兩個方面。國家提出“三保”(保工資、保運轉、保基本民生),有學者日前在國內調研發現某省部分市縣“三保”已經出現了問題。從複工複産情況看,有的地方複工複産率低于50%。有些地方90%的外出務工人員仍然呆在家裏,要麽出不來要麽不敢出來。有一個企業計劃招工200人,竟然招不到一個人。海南的情況更不樂觀,今年的GDP增長率能否達到5%可能還是未知數。所以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實際影響,我們要在客觀理性的分析判斷基礎上提出應對之策。


至于國際合作議程方面,主要是“中歐全面投資協定”(CAI)、“區域全面經濟合作夥伴關系協定”(RCEP),以及“南海行爲准則”(COC)等我推動或倡導的雙多邊經濟及安全合作機制,無疑會受疫情的影響出現變數。


三、何日是“盡頭”?


本來我們以爲中國疫情出現了拐點,疫情防控向好的方向發展,就快要大功告成了。但現在“東方不亮西方亮”了,我們下來了別人上去了,我們可以摘口罩了,別人又戴上了。尤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3月13日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美國只有“9.11”時宣布過,2008年金融危機沒有。美國疫情大流行,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對全球經濟和世界格局以及美國大選增添了新變數,無論其結果如何,但對我們來說可能不是利好消息。我們現在整個經濟社會生活尚未完全恢複常態,局部地區甚至還處于“休克”或“凍結”狀態,這樣一種“非常模式”(戰時狀態)要持續到什麽時候還不知道。從國內外的研究來看,存在新冠病毒和人類長期共存的可能性。有學者提出,能不能考慮這樣一個思路來擺脫困境,即:“生活正常化,抗疫常態化”。我們現在的問題是,部分地區有意無意間對新冠肺炎感染率過度反應了,一個地方或小區出現感染,就要問責。但是,我們要明白,抗疫的敵人是病毒,目標是治愈率而不是感染率。這個病毒將來可能還會變異,將來還有新的病毒。我們要做的是降低死亡率,提高治愈率。這病要能治好,得多少也不用恐慌。比如江蘇有600余例確診病例,未出現死亡情況,說明降低死亡率提高治愈率是可能的。海南現在已經20多天沒有新增確診病例了,能不能盡快實現社會生活正常化?


四、疫情對中國國際形象可能産生的負面影響我們應有清醒認識。


疫情期間,美國等部分西方國家媒體嘩衆取寵,通過一些不實的報道和歧視性言論汙名化中國,對中國的國際形象造成了諸多負面影響。即使疫情過去了,中國的國際形象短期內恐怕不會越來越好。中國人不會走到哪裏都越來越受歡迎,這點我們要清醒的估計。我們對外宣傳的理念和路徑也要思考和適當改進,不宜過多突出“踏破青山人未老,風景這邊獨好”,也要盡量避免將抗疫成功與中國體制、中國模式挂鈎,盡量少講我們的制度和體制優勢。現在不是幹這個事、說這話的時候,況且我們的抗疫模式別國是無法複制的,更不要說“抄作業”了。


原文刊载于《新浪财经》,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长 吳士存

該文是作者2020年3月14日在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主辦的“疫情沖擊下的經濟全球化”線上座談會上的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