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衆號

當前位置>首頁>信息中心

笪志剛:美國給日韓出了個大難題

2020-05-31 06:31:32       来源:环球时报

韓國外長康京和28日參加本國第7次外交戰略調整會議綜合小組會議,議題主要是韓國對眼下一些國際問題的應對方案。一個顯著動向是,這次會議重點討論了美國擬推動的“經濟繁榮網絡”計劃,這使韓國對于是否和如何參與其中的糾結浮出水面。“外交戰略調整會議”是韓國去年7月啓動的機制,旨在應對中美矛盾、日韓摩擦等重大國際局勢變化,通過推進外交戰略官民對話拿出應對舉措。聯想近日日本首相安倍向美釋放多少具有示好意味的信號,似乎美國提出的這個“經濟繁榮網絡”設計還沒實施就已先聲奪人。


問題是,美國真能通過這個計劃讓日韓在“去中國化”問題上跟它一致行動嗎?


據美國官員透露,這個所謂的“經濟繁榮網絡”計劃由美國牽頭,聯合日本、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度、韓國和越南等所謂“值得信賴的夥伴”,是美國基于新冠疫情影響下的全球産業及供應鏈格局制定的,目的就是以疫情下的中國産業強勢爲口實,推動所謂的擺脫對中國制造依賴,重組國際供應鏈,推動形成“去中國化”的統一戰線。


客觀來講,美國推動“經濟繁榮網絡”計劃在考量上頗費了一番心思。其中幾個國家能夠形成産業鏈不同方陣,具有國際供應鏈和制造業分工互補優勢,所涉領域也涵蓋基礎設施建設、能源産銷、數字業務、貿易投資、研究開發、教育商務等,尤其是輻射企業和民間機制等理念,凸顯聚焦後疫情時代的“前瞻視角”。但其附帶了一個不該有的“逢中必反”的前置詞,使與中國經貿關系及人文紐帶緊密的日韓等成員國陷入選擇困境,一是很難落實選邊站,二是一旦選邊將付出難以對沖的高昂代價。


總的判斷,“經濟繁榮網絡”計劃在設想上很有“野心”。從美國正極力吸引拉美等更多國家加入可見端倪,熱衷雙邊的美國這次祭出多邊理念讓人慨歎此一時彼一時。拉美的哥倫比亞、巴西等國也表示希望美國將制造業、采購供應鏈等由中國轉移到對美國更具運距優勢的南美地區。


本來,産業區域轉移是市場經濟下企業的正常選擇,也是全球經濟開放發展的標志。但美國主推的這個“經濟繁榮網絡”計劃在指向上附帶了一個不該有的“疏中近美”的限制詞,使日韓等國面臨人爲扭曲具有成本優勢、消費前景和巨大潛力的對華合作勢頭的風險,一旦做出戰略誤判或不合時宜的選邊站,不僅有悖本國在華企業意願,還將損害投資形象乃至對經濟造成直接傷害。


仔細思考,“經濟繁榮網絡”計劃在思維上錨准鎖定性。“費心設計”和“掩藏野心”的淺表背後,折射了美國在處理經濟合作與良性競爭上的冷戰思維,這種鎖定戰略競爭對手、以至以意識形態劃線的思維,不僅與推動後疫情時代的全球化無益,也直接或間接損害日韓等國堅持多邊體系、深化中日韓FTA和東亞一體化合作的願景。該計劃在定位上附帶了一個不該有的“遏華反華”的關鍵詞,可能使日韓在選擇上投鼠忌器,既不想得罪最大經貿夥伴和失去龐大市場,也開罪不起最大軍事盟友,或許左顧右盼、虛虛實實,腳踩兩只船將成爲日韓無奈下的應對考量。


那種認爲“經濟繁榮網絡”計劃還沒滿月、還不具備影響力和殺傷力的看法,無疑缺乏警惕,因爲從3月20日起,上述國家基本上每周五都在舉行副部長級電話磋商,討論重啓經濟和重塑多邊供應鏈,這也驗證了“經濟繁榮網絡”計劃絕非臨時起意。日韓想必也在就此權衡,接下來就是如何選擇,選擇如何在中美博弈背景下盈利和止損的問題。


面對“經濟繁榮網絡”計劃明顯的功能性定位及對華不甚友好的潛台詞,道理不用多說,日韓的選擇更多關乎自身利益格局,但也直接關乎中國的感受與關切。選擇好與算明白賬,是歸日韓等國自己打理的事情,但“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蘇轼詩句,以及由此折射出來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的中國老話,還是非常振聾發聩的。(作者是黑龍江省社會科學院東北亞研究所所長、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