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衆號

當前位置>首頁>信息中心

爲了委內瑞拉,伊朗油輪與美軍艦或在海上對峙

2020-05-23 06:14:06       来源:澎湃新闻

5月21日,一艘滿載精煉油的油輪剛剛穿越直布羅陀海峽進入了大西洋。這艘名爲“克拉福”號(Clavel)的油輪挂著伊朗國旗,一個多月前從波斯灣的班達爾阿巴斯港啓程,繞行阿拉伯半島途徑蘇伊士運河航行至此,預計將于6月2日抵達目的地——或爲加勒比海南岸的委內瑞拉。


伊朗與委內瑞拉已有幾十年的深厚友誼,部分原因是兩國與美國的敵對關系。面對美國的制裁,兩國一直相互幫助維持彼此的貿易活動。然而,這種象征著“共同抵抗”的合作似乎充滿危險。


5月14日,美國威脅稱將對伊朗運往委內瑞拉的油氣燃料采取行動。此後有伊朗媒體報道,美國已在加勒比海提前部署了一支艦隊,伊朗油輪可能會遭遇襲擊。伊朗政府發言人阿裏·拉比伊本周發出警告,若美國幹預伊朗與委內瑞拉之間的貿易,伊朗會“保留所有選擇”。


20日,委內瑞拉軍方表示,將在委海上專屬經濟區內護送伊朗油輪,並與伊朗國防部“保持密切聯系”。


人們不禁心生疑問:美伊之間的下一次沖突,會不會不在波斯灣,而是加勒比海?


伊朗:美國,別做“加勒比海盜”! 


除了“克拉福”號之外,還有四艘懸挂伊朗國旗的油輪陸續從波斯灣駛出,它們均在阿巴斯港附近的一家汽油精煉廠裝載了貨物。據半島電視台報道,包括“克拉福”號在內的五艘油輪容量約爲17.5萬噸,裝載的精煉油價值至少4550萬美元。


據中東新聞網站“Al-Monitor”5月18日報道,這些從伊朗駛出的油輪刻意模糊了其行程目的地。“克拉福”號5月12日先是將目的地設爲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隨後改爲了“待指令”。另一艘名爲“福雷斯特”號(Forest)的油輪5月14日將其目的地設爲“南美,待指令”。



Marine Traffic显示“克拉福”号5月21日刚刚穿过直布罗陀海峡向西行驶,目的地“待指令”海上石油贸易信息专业网站TankerTrackers.com首先报告了上述油轮可能正前往委内瑞拉,随后多家媒体根据船舶实时跟踪系统的数据也得出了同样结论。根据在线船舶追踪系统Marine Traffic的实时监控,五艘油轮全部向西驶向美洲。第一艘油轮“财富”号将于5月25日抵达委内瑞拉海岸,其余油轮将在五月底至六月初陆续到达目的地。这一不寻常的轨迹立刻引起国际关注。


5月14日,美國白宮高級官員表示,美國密切關注伊朗油輪的動向,正在考慮對伊朗向委內瑞拉運送的燃料采取措施。5月16日,伊朗半官方媒體法爾斯通訊社報道稱其收到消息,四艘美國海軍軍艦已經部署在加勒比海,“可能與伊朗油輪對峙”。


此後,伊朗方面對美國的指責升級。17日,伊朗外交部召喚了代表美國在德黑蘭利益的瑞士大使,要求其向美國傳達伊朗的“嚴重警告”,對伊朗油輪任何的潛在威脅都將會得到“迅速而果斷的回應”。同日,伊朗外長紮裏夫致信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譴責美國在加勒比海地區部署海軍軍艦幹預伊朗向委內瑞拉輸送燃料。紮裏夫稱,美國所作所爲是“海盜行徑”,警告美國“將會爲一切後果負責”。


據半島電視台報道,目前尚不清楚美國會對上述油輪采取何種措施。然而就在5月14日,美國財政部、國務院和海岸警衛隊突然發布聯合公告,警告稱包括伊朗在內的一些國家采取了非法運輸和規避制裁的特殊手段進行貿易。該公告重申了此前的主張,警告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進行重大交易、運輸或銷售石油的行爲都將面臨制裁。


《華盛頓郵報》20日援引美國官員的話稱,特朗普政府正在權衡對伊朗采取新的制裁措施,還可能通過美國訴訟程序沒收伊朗的油輪。美國官員稱,美軍驅逐艦上的軍事人員理論上可以登上伊朗船只進行檢查。知情人士稱,還有另外一些美國官員呼籲保持克制,認爲只有伊朗向委內瑞拉運油成爲常態後美國才可介入。


這已非伊朗首次冒險向其他被制裁的國家運油。去年7月,直布羅陀當局以涉嫌違反歐盟制裁向敘利亞輸送石油爲由,在直布羅陀海峽扣押了名爲“格蕾絲一號”的伊朗油輪。同年8月,美國司法部提出申請由美方繼續扣押油輪,但直布羅陀法院最終作出了釋放油輪的裁決。“格蕾絲一號”獲釋後更換了油輪代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推特上公開稱收到情報部門消息,這艘油輪還是不顧警告前往了敘利亞塔爾圖斯港。


同病相憐,守望相助


就在美國擺出威脅姿態後不久,委內瑞拉方面也開始發聲,默認了媒體報道的真實性。


5月20日,委內瑞拉國防部長弗拉基米爾·帕德裏諾表示,委內瑞拉軍方將以飛機和船只同時護送伊朗油輪進入委內瑞拉專屬經濟區。帕德裏諾在接受委內瑞拉國家電視台采訪時感謝了“伊朗人民的團結與合作”,還表示已經與伊朗國防部長哈塔米“保持密切聯系”。


委內瑞拉與伊朗的友誼由來已久。1999年查韋斯擔任委內瑞拉總統期間,與伊朗政府建立了牢固的貿易和外交關系。查韋斯公開支持伊朗強硬派總統內賈德的核計劃,2007年,他與內賈德共同宣布建立反對“美國帝國主義”的“統一軸心”。查韋斯死後,繼任者馬杜羅延續了與伊朗的傳統友誼,時常可以看到同被美國制裁的兩個國家相互“幫腔”,貿易合作更是“共同抵抗”的象征。美國官員表示,美方“高度確定”馬杜羅一直在向伊朗支付大量黃金以獲取燃料。


沙特媒體“阿拉伯新聞”分析指出,伊朗對委內瑞拉的支持凸顯了制裁作爲美國外交政策工具的局限性。被制裁了數十年,伊朗得以全面發展自己的煉油業,自行生産煉油設備和規模巨大的汽車燃料。


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造成全球需求萎縮,伊朗大部分的石油都未能售出,迫切需要收入。根據開普勒油輪追蹤系統的數據,2月伊朗的原油出口已經下降至每日25萬桶,而在美國2018年對伊朗重啓制裁之前,出口額約爲250萬桶。


因此,與委內瑞拉的貿易成了伊朗化解自身經濟困境的手段。據“阿拉伯新聞”上周報道,受美國制裁的伊朗馬漢航空僅在4月最後一周就多次飛往委內瑞拉。美國媒體報道稱,伊朗向委內瑞拉提供了汽油添加劑、零件和技術人員,獲得了9噸金條作爲回報。


相比之下,同爲歐佩克成員國的委內瑞拉雖然坐擁全世界最大的原油儲量,但由于多年管理不善,已沒有能夠正常運轉的煉油設備。據路透社報道,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的煉油廠網絡每日能夠生産130萬桶燃料。但是根據該石油公司的一份內部文件,由于投資不足,設備缺乏維護,這些煉油廠今年3月的處理量僅爲每日101000桶,生産量僅爲每日7000桶。


近年來,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已經開始接受燃料進口作爲原油出口的付款。但是,由于特朗普政府2019年1月將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列爲制裁對象,一些主要的美國合作夥伴與其中斷了關系。不僅如此,華盛頓還向西班牙的Repsol、意大利的Eni和印度的Reliance等委內瑞拉其他的貿易夥伴施加壓力,要求其不得向委內瑞拉提供汽油,只能運輸柴油。


由于美國對供應商的壓力,委內瑞拉的汽油短缺在最近幾個月更爲嚴重。首都加拉加斯的加油站門前排起了長隊,人人渴望能買到油。汽油短缺已經嚴重阻礙了食物供應,疫情期間醫生也無法到達醫院。無論油從哪裏來,委內瑞拉的民衆已經等不及了。


委內瑞拉政治風險及石油貿易咨詢師胡斯·查爾胡布對《華爾街日報》表示,委內瑞拉常常停電,當地民衆依靠發電機來發電,但發電機需要燃料。司機常常會在車裏坐好幾天才能等到購買汽油的機會。手裏有美元的人則在黑市上購買來自鄰國哥倫比亞的油,但因爲通貨膨脹,成本高昂。


“我不在乎汽油是否來自伊朗,只要我能用上。”35歲的委內瑞拉經濟學家卡門·裏維羅說道,“沒有汽油,就無法運輸糧食,人們也無法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