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衆號

當前位置>首頁>我院動態

《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力報告(2020)》發布會在京舉行

2020-06-23 16:57:36       来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03.jpg

《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力報告(2020)》發布會23日在北京舉行


6月23日,由中國南海研究院编写的《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力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在北京举行报告推介发布会。来自新华社、光明日报、环球时报、中新社、央广、东方卫视、凤凰卫视、澎湃新闻、美国CNN、美联社、英国路透社、金融时报、日本NHK电视台、朝日新闻、日本共同社、东京电视台、法新社、香港中评社、南华早报、联合早报、海峡时报、马来西亚星报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家新闻媒体,以及美国、俄罗斯、日本、澳大利亚、印尼、越南等国驻华使馆使节代表和部分研究机构学者近80人出席了发布会。该报告是中國南海研究院继《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力报告(2016)》和《日本军力报告(2018)》之后,第三份研究亚太安全环境的专题报告。(中英文報告全文(PDF)請點擊文末鏈接)


本次《報告》的研究是基于美國從“亞太再平衡”戰略到“印太戰略”的重大調整,聚焦特朗普時期美國在亞太地區最新的軍事部署和軍事存在,並對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各類軍事活動進行全面梳理和分析。報告共分五章:第一章介紹美國亞太安全政策演變及“印太戰略”;第二章介紹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力部署;第三章介紹近期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活動;第四章介紹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安全關系,包括同盟關系和夥伴關系的現狀及發展趨勢;第五章聚焦美國重拾大國競爭戰略後對中美兩軍關系帶來的變化,並評估了新時期中美兩國軍事關系對穩定兩國關系所發揮的積極作用。


04s.jpg

來自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近30家新聞媒體,美國、俄羅斯、日本、澳大利亞、印尼和越南等國駐華使館使節代表及部分研究機構學者近80人出席發布會


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台後,美國的亞太安全戰略發生重大變化,同時對亞太安全形勢産生了重要影響。首先是美國的亞太安全戰略名稱使用全新的、涵蓋範圍更廣的“印太戰略”概念,其次是在國家安全戰略文件中首次明確提出“大國競爭”的冷戰思維新概念。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發布《國家安全戰略》,明確美國原針對亞太地區的安全戰略已更新爲印太地區戰略,並正式將“大國競爭”的概念納入新的國家安全戰略。2018年1月,美國國防部發布《國防戰略》,明確指出美國重返長期戰略競爭軌道,認爲美國的安全挑戰主要來自“修正主義大國”。美國國防部的優先任務就是與中國和俄羅斯進行長期戰略競爭。2018年5月,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正式更名爲“印太司令部”,“印太戰略”開始邁出實質性的步伐。美“印太戰略”主要包含加強海上力量建設、強化與盟國和夥伴國的軍事協作、提升與夥伴國關系的透明度、提倡市場引領的經濟發展等四個方面的內容。這一戰略在地域範圍上大爲擴展,其不僅涵蓋了東北亞、東南亞、南亞、大洋洲、太平洋島國,甚至連英國、法國和加拿大都在其觸角之內,幾乎把整個地球收入囊中。


到2018年底,“印太戰略”又進一步露出峥嵘。美明確指出“印太戰略”的根本目標是維護美國在全球和地區事務的主導權,其戰略理念是倡導基于“自由與開放”等原則上的“基于規則的秩序”,涵蓋的領域也從安全擴展到政治和經濟,其訴諸的手段主要是通過深化與地區盟友和夥伴國之間的關系來強化美國在本地區的軍事、外交和經濟存在。2019年6月,美國國防部發布《印太戰略報告》,對“印太戰略”在安全領域的內涵進行了全面系統的闡述。11月,美國國務院也發布了《自由和開放的印太——推進共同願景》報告,從政治、經濟和國際關系角度進一步闡述了美國的“印太戰略”。


01.jpg

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对《报告》作全面介绍


02.jpg

南京大學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朱鋒主持發布會


從安全層面來看,美國推進“印太戰略”主要依靠印太司令部下屬的37.5萬兵力,其中包括美軍60%的海軍艦艇、55%的陸軍部隊,以及2/3的海軍陸戰隊兵力。此外,憑借8.5萬兵力的前沿部署和大量的高新武器裝備,美軍在亞太地區長期以來維持著軍事領域的絕對優勢地位。盡管如此,美國軍方仍在不斷尋求在亞太地區增加軍力部署,以圖擴大和保持這一絕對優勢。例如,在2020年美國防部預算報告中,美國渲染其面臨來自中國和俄羅斯的全新挑戰,認爲中國和俄羅斯開始大力發展軍事能力,爲未來高科技條件的現代化戰爭做准備,並試圖削弱美國的軍事優勢和全球影響力。因此美國防戰略需要足夠的資源來應對中國和俄羅斯的緊迫挑戰和長期競爭,從2020財年開始撥款轉向應對大國競爭和保持持續的全面戰備,並加強所有作戰領域的競爭優勢。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作爲全球首屈一指的軍事強國,美國的軍力仍將保持快速的增長趨勢,尤其是在亞太地區,美軍力建設目標仍將是保持對競爭對手的壓倒性優勢。


中美軍事關系與兩國國家關系和安全合作密切相關,軍事關系的對立甚至惡化無疑會大大增加發生沖突或引發雙邊關系危機的可能。中方按照“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原則來定位兩軍關系,並積極穩妥處理同美國的軍事合作關系,致力于使兩軍關系成爲兩國關系的穩定器。基于當前兩國兩軍關系的現狀,兩軍關系作爲國家關系穩定器的核心要義就是要增進互信、管控分歧和預防沖突。第一,保持現有兩軍溝通機制的暢通是發揮穩定器作用的前提,這包括兩國國防部熱線、國防部負責和參與的各種對話磋商機制。第二,落實已經簽署的增進軍事互信和危機管控雙邊協議,並執行已達成共識的行爲准則,避免一線官兵出現操作層面的誤解誤判。從目前兩國兩軍關系的現實來看,共同遵守兩國國防部簽署的《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機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爲准則》兩個備忘錄,以及隨後簽署的配套實施細則,顯得尤爲重要。第三,努力爲兩軍在核安全、網絡、外層空間和人工智能等領域的溝通和對話創造條件,防止在未來宏觀戰略層面發生災難性誤判。


作爲亞太地區的兩個軍事大國和全球第一、第二大經濟體,中美軍事關系的現狀直接影響到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如果中美軍事關系能朝著和平、合作和建設性的方向發展,則亞太地區的安全可保、和平可期;如中美軍事關系出現對抗甚至惡化,則必然影響整個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鑒于美國的亞太安全戰略建立在軍事力量的前沿部署以及與同盟夥伴國的力量基礎之上,美國預設的未來戰爭的戰場都是其本土之外的亞太地區國家,因而中美兩國在亞太地區發生的任何形式的軍事沖突,都可能會將某些地區國家裹挾其中。這也就是爲什麽大多數地區國家力避在中美之間“選邊站”的主要原因。事實上,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所作所爲正漸漸使中美兩軍關系陷入了新的“安全困境”。美國將中國視爲“戰爭競爭對手”,保持大量的前沿駐軍,鞏固和發展軍事同盟關系,實施針對中國的高強度軍事偵察和挑釁活動,中國面臨來自美國的“不安全感”和“被威脅感”前所未有。爲了擺脫這一困境,中國適度增加國防預算、增強軍事力量保衛國家安全就成了不得已而爲之的必然選擇。


06.jpg


07.jpg

參會媒體現場提問


如何實現中美兩軍在亞太地區的良性互動、避免戰略誤判和危機沖突,既關乎中美關系本身,也關乎地區國家和人民的和平安甯及福祉。由此可以斷言,在今後及未來相當長時期內,全世界都將緊繃神經,把目光投向中美兩軍關系的演變與發展。


發布會由南京大學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朱鋒主持。吳士存院長和朱鋒教授就當前南海形勢、“南海行爲准則”磋商、中美關系、美國南海政策和美軍在南海的軍事活動、“南海防空識別區”、南海島礁民事化、“香港國安法”風波、當前台海形勢等熱點問題回答了媒體記者和駐華使節們的提問。會後,吳士存院長還接受了多家媒體的專訪。


05s.jpg

吳士存在發布會後接受多家媒體專訪


本次《报告》是中國南海研究院研究团队以个人视角撰写的学术研究报告,报告主要以国内外公开信息来源为基础,以官方公布的文件为依据,突出证据的客观性和学术观点的中立性。我们希望本报告能够推动中美相关部门和学术机构的政策讨论和学术交流,并且对深化中美之间在军事安全领域的对话、交流与合作,以及推动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做出贡献。


F1.jpg

F2.jpg

本報告近日將由海南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


中英文報告全文(PDF)